男人至死是少年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崇拜马斯克,是崇拜他所代表的创造、激情、实干,是对朴素价值观的认同。

——遇言姐

特斯拉的股票动一动,马斯克的身价就飙涨。

这星期,随着特斯拉股价突破1200美元,拥有一半特斯拉股份的马斯克,资产达到3600亿美元,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上稳居第一不说,还将老贝、老盖、老巴、小扎甩出几条街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马斯克如今的身价已经是巴菲特的3倍。

有意思的是,马斯克和巴菲特互相看不上。

巴菲特靠投资来赚钱,自己不创造直接价值,而且一贯不看好科技股,直言不会买特斯拉股票。

而马斯克坚信实干兴邦,认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。

马斯克曾经在采访中说,巴菲特的工作非常无聊,太多聪明人从事金融,导致制造业人才缺失;又嘲笑巴菲特的护城河理念过时,表示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真正的护城河是持续创新的能力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虽然遇言姐也喜欢慈祥智慧的巴菲特大爷,但我仍觉得马斯克身价超过巴菲特太棒了。做增量财富比做存量财富难多了,一个创新者理应得到这样的待遇。

“男人至死是少年”这句话,本是被用来调侃男性不成熟的,但用在马斯克身上却太贴切不过了。

作为一个精进实干的浪漫主义者,还有谁比马斯克更像一个少年呢?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马斯克的一言一行俨然成了风向标,随便扔一块无厘头的石头,都可以激起点儿什么浪花。

昨天,马斯克不知道抽啥风,在推特发了首《七步诗》,引得全球网友竞揣摩,在各种脑洞中完成了一场现代行为艺术。

有猜他是在怼联合国粮食署的,有猜他是不满拜登税收新政的,有猜他半夜玩游戏忽生感慨的,还有信誓旦旦指证这是菜谱的……

遇言姐觉得,马斯克可能就是上厕所的时候顺道装了个哔,毕竟,这是一个能给孩子起名XÆA-12的玩梗王啊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就好像马斯克最喜欢的科幻作家道格拉斯·亚当斯,在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中写到“42”是宇宙的终极答案那样。

在之后的几十年中,读者烧干脑浆琢磨“42”的含义,从二进制一直猜到藏传佛教,而亚当斯本人一直一声不吭,到老才袒露自己拍脑袋写的,没P含义。

而马斯克这边,连他自己都说,工作之外的活动是:带孩子、见朋友,以及在推特上发疯。

划重点——发疯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▲马斯克在采访中,曾经颇为自豪地说:“你用你的发型来表达个性,而我,用推特。”

话说,这早已不是马斯克第一次玩梗了,就来说说那些年马斯克玩过的梗吧。

去年,他在推特上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:“服下红药丸。”

有人猜他是在暗示右翼主张,有人猜他是在呼吁允许复工,有人猜他是在表达男权思想。

红药丸、蓝药丸,是电影《骇客帝国》里的桥段。

服下红药丸,洞悉世界真相,走上自救之路;

服下蓝药丸,继续在幻象中醉生梦死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到处蹭名人热度的伊万卡,赶紧跟着回复了一句:已服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在这条推文下,《骇客帝国》的导演/编剧莉莉·沃卓斯基把马斯克和伊万卡两个圈起来一起大骂——

“Fxxk both of you.”

这。。。也是哈哈哈。

好莱坞一向是左派的大本营,从莉莉·沃卓斯基的反应来看,马斯克可能真的是在表达亲共和党的政治取向吧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2019年,马斯克把推特头像换成了《钢之炼金术师》中的爱德华,自爆二次元属性,并称自己埃隆酱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▲老马这衣服上是《狂赌之渊》中的蛇喰梦子和桃喰绮罗莉姐妹?

网友让他推荐动漫,马斯克列了个单子,包括——

《死亡笔记本》、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、《攻壳机动队》、《千与千寻》、《幽灵公主》、《钢之炼金术士》、《你的名字》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此外,他还带着儿子们一起追奇葩脑洞与血腥情色齐飞的科幻动画片《瑞克与莫蒂》。

好奇地说,这些动漫动辄好几十集,马斯克哪来的时间看呀?

众所周知,马斯克是工作狂。

早晨7点起床,凌晨1点睡觉,每周工作 80 到 120 个小时,他说过自己忙得快要死了。

可他不仅看动漫,游戏也玩得飞起(一个11岁时把自己编程的游戏卖了500美元的人,怎么可能不玩游戏呢)。

《杀出重围》、《生化奇兵》、《守望先锋》、《机械纪元》、《黑道圣徒》,都是被老马点名的游戏。

中国国产游戏《原神》上线后,马斯克说自己迫不及待想玩。

遇言姐说,他到底哪儿来的时间啊,这是真时间管理大师吧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再往前推,2018年,马斯克把一辆樱桃红的特斯拉跑车送到太空,车中有一个假人、一条毛巾、一套小说。

汽车显示屏上写着一句话—— Don’t Panic(莫球慌).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“莫球慌”,是马斯克在向《银河系漫游指南》的作者道格拉斯·亚当斯致敬。

这几个字曾被印在这套科幻小说的封面上。

至于为啥驶往火星的车里有块毛巾,这也是《银河系漫游指南中》的一个梗——

“如果一个漫游者随身携带一块折得整整齐齐的毛巾,那么这个人是可信的,一路上经历这么多事,还能弄得清自己的毛巾在哪里。”

总之就是:带着毛巾的人最靠谱。

看到这里,遇言姐觉得马斯克也太可爱了吧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关于《七步诗》这个事儿,遇言姐觉得马斯克的意图还是挺明显的。

这么些年,马斯克一直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他说自己是社会主义者,要为全人类的福祉冲刺——

“45亿年以来,我们首次看到了人类在别的星球生存的希望,我们要趁有能力的时候早点行动,不要指望未来一直都还会有机会。”

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马斯克对慈善并不热衷。

而谷歌创始人拉里·佩奇对马斯克表示支持,他说:“比起做慈善,我更愿意把财产给马斯克,这是对人类更有意义的事。”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▲马斯克是孤独的,没人能理解他的梦想,没人能跟上他的步伐

以前,遇言姐觉得马斯克是《三体》中维德一样的人物,以钢铁意志建造带人类离开地球的曲率飞船。

极度理智、不计代价、以终极目的为唯一考量,把自己折进去也无所谓。

但是近两年,遇言姐觉得马斯克其实是非常浪漫主义的。

11岁时翻开《银河帝国》,从此开启奔赴火星之梦。

把特斯拉送到太空,带着一条毛巾、一套阿西莫夫,播放着大卫·鲍伊的《Space Oddity》,尽情释放自己的文艺情怀。

他喜欢读艾略特的《荒原》,喜欢《指环王》中的使命感,偶像是美国国父富兰克林。

评分不怎么样的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,因为暖心的结局,让马斯克激动到连发三个感叹号。

他连给火箭回收平台起个名都是:“当然,我还爱着你。”

冰冷高端的科技在马斯克这里莫名有了一池粼粼春水的感觉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一个50岁的大叔,左手科幻小说,右手星辰大海,仍然相信拯救世界的英雄,不管是否被嘲笑杞人忧天。

把把梭哈、把把all in,九死一生干起来,没人投资就自己上。

那么刚的一个人,在听闻偶像阿姆斯特朗不看好自己的计划时,一个大男人泪盈于睫,委屈失落得像条小狗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知乎上有一道问题是:为什么大家都崇拜马斯克。

最佳回答是——

他是一个纯粹的工程师,他让大家看到科学很酷、理工很酷、开源很酷、制造很酷,创业可以不是零和游戏,科幻小说可以照进现实。

崇拜马斯克,是崇拜他所代表的创造、激情、实干,是对朴素价值观的认同。

搞房地产、搞短视频、搞电子商务、搞在线批发,这些也是有社会意义的商业行为,但是马斯克的高度更让我们憧憬。

就像Facebook早期工程师杰夫·汉默巴彻说的:“我们中最优秀的头脑都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, 而马斯克把人们从雕虫小技的屏幕游戏中拉了出来。”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小时候,我们望着广袤无垠的太空,觉得自己的理想近在眼前。

如今的我们,在忙于生活的鸡毛蒜皮时,在为房贷车贷疲于奔波中,在求平求稳的岁月流逝里,习惯了梦想在现实中坍缩。

而马斯克的存在,提醒我们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为梦想奋战的人。

天地为炉,造化为工,阴阳为炭,万物为铜。

踏过无数的平庸,走向广袤的无垠,去看宇宙的绚丽,罗曼蒂克从未消亡。

男人至死是少年(3600亿美元资产,写七步诗甩巴菲特几条街,这个男人至死是少年)

100年后,当人类回首21世纪,喧闹的往事如烟飘散。

至少还有马斯克,在拥挤的时代活出了天马行空;

至少还有马斯克,在星辰大海的征途上闪闪发亮;

至少还有马斯克,还是从前那个少年,没有一丝丝改变。

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

-END-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必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